梦游症(迷你短篇)

 @薯仔首领 ,有趣的小情节。
还有,一直写夜宵的我现在好饿。

01

  梦中有警笛声大作,毫无感情地分割着城市的寂静。梦中有亮如白日的火光,像绝望人的火把。梦里,自己站在几乎被燃烧殆尽的家属楼楼顶,握着手机的指尖冰凉。他知道,他只是在等一通电话,等哥叫他吃夜宵,就如同这只是一个不能更普通的平日。如果没有那场意外,不,他该感激那群歹徒,如果不介意的话,他很乐意在自己和哥的婚礼上邀请他们做嘉宾。

  振文已经习惯在梦中保持清醒,因为睡觉太轻,来不及切换梦境与现实就只能被迫接受。也幸而如此,他可以把疯狂的想法发泄给梦中的洪水猛兽,梦中的追杀和死亡。如果此时你去他的房间看他,能看到他紧皱的眉头,和密不透光的窗帘一样,保持着内在折磨外在防守的姿态。夜晚的床铺太凉,就像这座城市的光。

  振文倚着天台的栏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去那家好久之前就约好一起的奶茶店,去游乐园,在过山车垂直下坠的瞬间告白,如果真话说得就像末日遗言,那么任是谁都会接受吧。就算是哥哥,就算昨天才说过只把你当弟弟照顾你的王振武。

  然后,振文体会到了,手机铃声可以比警笛大多少倍。

  凌晨2点半,大多数人睡的最熟的时候,他给自己定了闹钟。

  他锁好自己房间的门,这样就不会被爸妈发现他总是深夜去哥的房间,尽管上锁可以有很多种理由,振文却用来解释最不可告人的一种。他蹑手蹑脚,像是脚踩着哥哥的呼吸声不敢用力。第几层书架上的手办,之前排球队的合照上面的每张笑脸,就算是黑夜他也一清二楚。还有柔软的地毯,振文枕着胳膊躺在上面,听着钟表的滴答响,卸下一切伪装,收回所有只能生长在暗处的眼神。他卸下疼痛的笑容,仿佛躺在神的脚下,做着太阳升起之前的美梦。

02

  振武在听到门开的一瞬间以最快的速度调整姿势,盍上双眼,连同攥着手机的手藏在枕头下面,还停在梦游症的搜索界面。这种半夜不好好睡觉四舍五入已经算是夜不归宿的行为已经持续有三个月,幸好弟弟没有出去乱跑而且风雨无阻常年无休。所以振武马上就接受了弟弟这个发誓丝毫没加滤镜全凭自带可爱光圈的小怪癖,就像他的上课走神,就像他没到饭点就会肚皮打鼓,就像他书包带子很容易滑下来。

  就像属于自己的私人设定。

  提醒他专心听讲,为他备好零食,替他拿包等他跟上来,当初因为愧疚而加倍的形影不离,作为已经重新参加排球队的振文已经不需要这些模糊定义的亲密举动。他在新学校有了新的朋友,笑容甚至变得更多,种种无法忽略的迹象就像弟弟所说的,他在尝试独立。可振武已经不能抛弃这些不安分得甚至有些变本加厉的习惯。他开始体会到习惯的可怕,想被明明白白地告知答案,龙卷风的中心是什么。

  这或许就可以解释一切,那个存在已久按下水还是会冒出头的答案。

  背后很快没了声音,是帮小小整理材料弄到很晚吗?如果碰巧记录本在桌上,就可以谎说是自己昨晚做到昏头忘记帮他做好了。振武掀开被子下床,转动弟弟房间的门把手,

  难道梦游还会记得锁门吗?还是?

  振武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很期待第二种可能。

03

  振文的夜晚被闹钟分成了两个梦,一个因惨烈的结局被惊醒,今晚,另外一个也是。

  梦中哥哥一直在和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和你吵架,对不起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振文就那样看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哥哥单腿跪在他面前,尼龙绳的勒痕好像都不痛了。如果再有一捧玫瑰花,这就算是场深刻的告白了吧,可惜,只是场失职愧疚以及被亲情捆绑的道歉。

  振文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或许一辈子就只剩下这些了吧。

  [哥,我好饿啊。]

  振武慌张地从地上站起来,将自己抱在怀里,

  [好,我们去吃夜宵,吃到多晚我都陪你。]

  振武怀揣着第二种可能,将难得熟睡的弟弟抱到床上,说出这样类似承诺的话。

  可梦里的振文还是哭了。

04

  根本就不是梦游症对不对?

  这重要吗?

  重要啊。

  王振武被自己下意识的答案吓到了,手机里被冷处理的莉琪的简讯,和从而交到过弟弟手上的礼物,还有弟弟说的独立。或许该承认这只对自己重要。如果都算进去的话,要承认的事的确太多了。比如振文总是在梦里喊饿,是真的对之前的事很在意吧,藏在刘海里的伤疤,还非要当作玩笑一样说出口。又比如,自己只能做振文哥哥,改了名字只会更加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人终归是胆小的生物,越靠近真相越害怕。

  振武像只高大的鸵鸟,他没办法站起身来,看着弟弟的脸,劝说自己这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平日。

  他动弹不得,神经却高度紧张,以至于振文手机闹钟响起的时候他甚至险些打翻了桌上的茶杯,第二秒才手忙脚乱关掉了闹钟,心中只剩下早上无意间刷到的,那些撞运的无聊微博,

  今天是狮子座的幸运日。

05

  振文今天的心情很好,因为他没有被闹钟吵醒的印象,可以单方面认定是个happyending的好梦。亦或许,在没有记忆的那段时间和那个空间,哥哥陪他吃了整晚的夜宵,从小吃街的这头到那头。

  直到他睁开眼发现振武站在床头看着他笑,比拉开窗帘的一整个大太阳还耀眼。

  [你跑来我房间做什么?]

  振武抓住了他收紧被子的小动作又笑了一次。

  [因为你昨晚一直喊饿,所以做好早饭喊你,否则又要三餐变两餐了。]

  振文揉揉肚子心想哥真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如果被他知道自己喜欢他就糟了。等下,昨晚一直喊饿?再看,钥匙根本没像往常一样回房间之后随手扔在桌上啊!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振武抱住了。

       [我是哥哥,告白也由我来做吧。]

       今天室温三十度吗?

评论 ( 10 )
热度 ( 53 )

© 米祝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