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城记 A-side 01

王俊凯坐在二楼阳台上,一双长腿全伸到外面,旁边的可乐罐里只剩下最后一口。

“我体内的水分正在以每秒百分之七点三的速率渗透到周围的空气,离我最近的水源有十点四六公里,理想模型前提下,可以计算出一四六水源的权重因子为零点零二八。如果我不能以时速九十五公里的速度直线到达水源,我体内的水分将在三分二十七秒之后消耗殆尽,我的皮肤将鳞片化,我将成为一百二十年前人类食谱上的一条鱼干,腌过的。”

王俊凯将可乐罐向后抛出,

“告诉食堂大爷,老鱼的药要加量了。”

然后纵身跳下二楼,不再理后面的人形计算器的“获水感言”,

“你就是我的零点九七二!”

老鱼,编号E22300816171028,除字母以外是他的出生年月日时分秒,而E表示excess,中文直译是编制之外的。不过大家都叫他老鱼。人如其名,一双过分突出的灰色眼睛下飘着两绺稀疏的胡须,睡觉的时候喜欢嘴巴大张,醒来就张口闭口找水,还戏谑自己只比鱼的七秒记忆多一个数量级。这时的他开始研究起可乐的配料表,把刚才的涸辙之鲋的濒死惨状抛在脑后,不再缠着王俊凯了。




王俊凯沿着海边漫无目的地走,海浪拍打着细碎的沙石,除却每天红房子里面的疯言疯语,这里和斯皮纳龙格岛别无二致,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夜晚的到来,感受到逐渐安静下来的人声。他觉得自己如同生活在原始社会,在很久很久之前人类还未开化之前,未经加工的情感和欲望在用着荒诞不经的语言表达,和岛外面的世界简直格格不入,虽然,这些话都是王俊凯从众多毫无意义的话中几经拼凑出的,走出这座岛,是有着不老记忆的同类,如果经过数百年的演化还可以称之为人类的话。他们可以记住他所看到听到和感受到的一切,可以无损地从周围环境中学习,可以纯粹意义上地视法律为真理。不会遗忘,不会作恶,更不会变成疯子。而这座岛上的所有人都是检查结果不合格的次等人,被流放孤岛,自生自灭。

好想走出去。

可是走出去之后呢?以一己残破身躯,能妄图改变什么呢?自己引以为傲的清高,最终只会成为他们冰冷的献祭品,一瞬间被吞噬。就像虎笼里一块不太鲜美的肉,除了被填饱肚子,没人会在意这块肉临死前脑子里思考了什么惊天哲学。

但如果不出这个岛,我就是国王。

王俊凯怀揣着自弃和窃喜两颗果实,就像女子要守住自己的贞洁,他知道自己和这座岛一样,疯癫是独一无二的。

所以从有记忆开始他就没走出去过,甚至想就这样被困在这座岛上,就像拿自己做试验品,胸有成竹,在保温箱里等待着一个惊天巨变找上门来。




“十八年,X计划依旧毫无进展,勒塞城王座上的那位倒还真沉得住气。”

公元2264年,勒塞城自上而下全面实行X计划。为研究人类与AI在生理构造和思维方式方面的不同,举全国之力,设立两座以城为规模的实验箱,以活体婴儿为实验体,而勒塞城本身就是其中A城的控制中心。

“照现在训练样本退化的情况来看,相信用不了多久,AI就会因为他们自身强大的学习能力彼此同化,直到退化为单一个体,他们最终注定会为自己无情掠夺了一个曾经那么灿烂辉煌的种族,而自食其果。”

“三年零六个月。”

老鱼紧皱了下眉头,这个动作使他的法令纹更深了,他非常痛恨自己能秒算所有数学结果这点,让他觉得自己就像个AI,

“最多四年。人类最初创造AI的时候最聪明的一点,就是把它做成了一个完美的机器。而完美,将成为他们最大的弱点。”

“就像一个定时炸弹,bomb!”说话的女人肢体动作很大,挡住了老鱼的视线,被嫌弃地猛推了下胳膊,“你再这么碍眼,到时候就先炸死你这个疯女人。”

女人不以为然,这句粗鄙的嘲弄在她听来分明就是句天大的情话,

“到时候我就把自己当个世纪烟花看,死也值了。”

其他人瞬间准备好小板凳小零食,叼着薯条准备围观这对在海鲜市场认识的鱼虾夫妻日常拌嘴。




夏璎,和红房子里的其他人一样,因为“神智失常”被遣送到这里。所谓的非正常研究中心,大家都戏称为疯人院,其实是AI以绝对优势占领地球资源的当下人类最后的收容所,据她本人说,遣送当天,在整座港口的AI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离开,因为无法理解一个就这样走向不归路的女人为何会大义凛然甚至喜形于色的时候,她在心里不知暗骂了多少句无知的AI。可是,一旦这英雄壮举被每天挂在嘴边就变成又臭又长的隔夜袜子了。

在红房子里,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各司其职,心照不宣。乐天派,悲观主义者,调和者,这是人类不同于AI,且无法用程序和简单的迭代计算可以模拟的,伪装的能力。




“只是委屈了小凯这孩子,整天和我们这帮七老八十的糟老头疯婆子待在一起,这会儿估计又是受不了出去透气了。如果不说谁能想到,满口疯话的老鱼爹当年可是数学界公认的天才。”食堂大爷摘下满是油渍的围裙,一双浓眉下学者的气质表露无疑。

“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提它做什么。再会算有什么用,这世上如今最不缺的就是会算的。走出这座岛,大街上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台有着超级计算机内核的行尸走肉,想想有着上千年文明的人类竟然会被这样都不配叫做生物的物种改朝换代,也是悲哀。而我们只能苟且于此,靠装疯卖傻苟延残喘。”老鱼有些激动,气喘的毛病因为气候不好一到秋天就犯得更厉害了,半天才缓过气来,“有时候在想与其让小凯蒙在鼓里一辈子,是不是告诉他真相才是正确的。”

“可是,很多时候,好不好比正不正确更重要。”

院长四十有余可风韵犹存,举手投足仍保留着上流社会骨子里的优雅与镇静。一句话,让对话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点,众人陷入了沉默。而王俊凯适时推门进来,讨论的余温还在,桌上的小瓜子刚打开还没准备吃,简直一个大型捉奸现场。

“各位超级英雄在这研究怎么拯救地球呢?方案说出来给寡人听听。”其他人倒也不慌不忙,给老鱼使了个颜色,然后把自己摘了个干净在旁边等着看即时脱口秀。

为了给王俊凯营造家庭和睦的假象,他们还做了个值班表,不巧今天老鱼当班。

“在考虑地球扁率、空气阻力和太阳光压摄动影响下,EX238-4小行星将在三天后撞击地球,具体时间为凌晨3点24分,为了节省燃料,我们将顺地球轨道先发一颗小型导弹与行星正面相撞,在表面撞一个直径不超过2.5km的坑,再接着发第二颗中型导弹,利用这个坑制造更大的爆炸力,因爆炸产生的碎片将在落入大气层的过程中燃烧殆尽。陛下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否?”

老鱼一开口,王俊凯就连打了好几个哈欠。如果这时他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几个干爹干妈围观他的睡相,心里达成统一意见,嗯,给老鱼加班是势在必行了。

没人注意到,院长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房间。

评论 ( 8 )
热度 ( 53 )
  1. Love_live_laugh米祝祝 转载了此文字

© 米祝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