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祝祝

绕神经,厚涂。

我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完)

已经认识一年啦,如此就算一个满轮啦,真的是很奇妙的事!聊着聊着也似故友一般,就在身边碎叨着叮嘱你早睡早起。希望我们能真的成为一对老夫妻,狗血就让它狗血吧,he就好!喜欢上你时的内心活动,以上。

呢喃:


- 前方狗血,作战人员撤离
 
00

野花的味道很香

他带来的蝉鸣每个夏季还在响

01

在他的家乡,夏天给人的感觉似乎是又潮又热,降临只需一瞬间。

王源躺在院子里的树荫下,汗液从脖颈处滑下,又被似有似无的风一吹变得粘粘的。

父母开了一个家庭旅馆,地方不大,都是祖上留下的基业。前面三间盖了二层小楼用来做生意,后面的一层是自家住。他们这个地方勉强算得上城乡结合部,街上的邻里关系和睦,相...

So It Goes.07-08

*前情提要:王源借用自己的目击证人设下陷阱谁知被凶手逃脱,目击证人被杀,凶手将目标转向王源一人。

ps:全文不长,剧情节奏会比较快。因为字数太少就0708一起发了

07

一瞬间,错乱的时空河流横渡,凌厉的色彩乱象交织,趟过触摸过的一切都失去根基,只有你。

王源不知道他应该承担两人关系中哪个角色,但他清醒地知道,站在对面的王俊凯对刚才的命悬一线一无所知,却又一次染上血污。

没人能全身而退,悲壮的预感缠住他的双脚,越裹越紧。

颈上的刀伤开始结痂,白色卫衣的正面,黑色字母作最好的伪装。

凌晨的电梯里,王俊凯按下17楼的按键,他没再提问,背倚着王源站的同一边,阖上眼睛,等失重感逐渐远离,...

阳春

@呢喃

我一直希望我能有个大姐姐的样子,结果见了面还是有些局措,我一紧张话就会变很多,而且还犯傻。

相遇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虽然没有一起上学出游却时刻惦记着也互相分担着。这种联系真的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

我一直觉得我们是同岁人,不过也发现了差别。不过朋友本就是这样的啊,否则多无趣。

你还是个小可爱呢。而且我真的喜欢你的口音。

西安给我一种回家的感觉,包括街道,包括晚上的末班车。种种。

希望能再见面,相逢不远。

呢喃:

@米祝祝 

第一次见到通过网络认识的人,我心里有点忐忑又非常期待,想象中的生疏没有,她打着伞冲我挥挥手,我很自然的就走过去开始聊起来,没什么陌...

恭喜我洋 @呢喃 出关,毕业快乐!

@薯仔首领 坏的空调
@子休  昏暗的房间里有一盏暖黄色的小台灯然后放着音乐

打算写这两个。不过不要期待,依旧难产。

心有不轨(短篇,完)

BGM:Creepin' Up On You

01

王俊凯盯着这面墙上悬挂在梵高式油画中间的人像,神经兜兜绕绕回到原点。视觉左右延展的末端,亮蓝色的背景下大片的油菜田像是在天空漂浮,无力承受之人总会选择为自己创造一个不受控的世界来求得内心的自我保护。王俊凯一直视流浪诗人和抽象画家为这样一类人,没想到如今却在昔日优越感面前栽了跟头。

一座隐于市井的小型展览馆,主人似乎无意为它作任何归置。按键已经磨得发亮的老式电话机和从襁褓中探出头来的金色鬈发的丘比特做了邻居,偶尔会闲来无事讨论一下今日的天气是否适合出游,原比例还原的木质水车轱辘转,已经不能整点报时的猫头鹰百无聊赖地立在枝头。

若是有客人...

其实说到底,活着多少空间都是不够用,就像签筒里又挤进一根签子,你只能通过变化来拓展你的相对空间。

Sara:

存档灵魂:

国境以南或许有大概存在,而太阳以西则不存在大概。一切归于现实,梦远走,然后恍然大悟。活法林林总总,死法种种样样,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剩下来的唯独沙漠,真正活着的只有沙漠。


【日】 村上春树


001、
国境以南或许有大概存在,而太阳以西则不存在大概。

002、
我有孤独倾向的个性,很难走出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003、
洗脸时认真洗脸,听音乐时认真听音乐。其实只有这样才能好端端地活下去。

004、
若什么都不舍...

若你已经烧成火焰,
就无需顾忌是否惊扰到近处的黑暗。
诚然,世上少了什么都可以活,
连秉信的定律都会以正弦振荡。
但就算岩石消解成碎片,
海鸟只剩下骸骨,
也依然是坦荡荡,
雄赳赳。
@薯仔首领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啥,希望能给你更大的勇气。图片的短篇还在写,无奈忙成狗。只能劝自己,暑假会有的,早课会没有的。

孪生质数(贺文,短完)

致敬保罗·乔尔达诺,叨扰。

BGM: Thinking Of   Weval

01

被人类所批驳的形而上学论却定义了AI在这个世界的存在价值。相比于人类的细胞凋亡,AI通过算法更新,过往的记忆被存储在芯片单元里,举止像个孩子,却拥有阅尽千年的苍老灵魂,尽管这个词被屈尊概括为智能。

2047年,人类通过个性定制AI的外形和功能,弥补物质盈余社会里的某种缺失。算法可以挽救一切对历史消逝的哀恸。如果人们怀念王小波,就将他的思维方式植入进内存,然后就会有一个穿着破草鞋踩高跷的粗鄙汉踉跄趟过狭长的古城巷子,刚跑出几步就被以二的指数幂数量增长的机器人管理员抓回笼子...

抽象派爱情(短篇,完)

01

太阳是驼峰上跳跃的飞鸟,一扇动翅膀就卷起热浪。高大的石柱撑起千钧的重量,在远处却同样化作视野的焦点,如果用直线丈量,它们将会向左向右分割所有的城堡和平原而不作任何停留。在众神庇佑的世界,阿吞神之光可以绕过一切阴影让世间万物都认为自己是直线的焦点,包括行走的蜣螂。

每个生命都生活在以轨迹为原点的四维坐标里,被时间消磨了色彩,掏空了血肉,拖慢了脚步。直到双膝抢地,跪伏在死亡之门等待裁决。

凯拉比斯坐在黄金座椅上,仆人撤下台阶的部分向内收入座台。每天下午的这个时候,光线刚好能够扫过骆驼的膝关节,影子狭长而不交错。他不回头也知道,仆人正缓慢地调整站立的位置来让影子不被自己所见,就像暗处的蝼...

上一条lo,从此香港有宝啦。真开森~!

近期可能会着手写一篇故事背景早一点的,不过要提前做做功课。你们猜是什么时候的?

没想到自己写的这么快,求加鸡腿。

飞鸟(短篇,完)

01

王源的世界很小,连梦的场景都是分崩离析再排列拼合的那几条不长不短的宽窄巷子,谁家的院子有一只闷不做声的黄狗,每次都拿它浑浊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你,谁家又坐着怎样的农妇,用粗陋的针线衲着过冬的棉被,中指的顶针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和口中啐出的细絮。王源的脚被缚在这片土地,一抬脚就被狠狠地拉回地面,抻得他心口疼。

可是他偏又是不愿意一成不变的性格,他一直认为自己是条鱼,驾驶着鱼缸在不平坦的乡间路颠簸翻身跳跃,水摇晃着,每时每刻颠覆着他的视觉和听觉,一不小心太阳那劳什子被水花摇散,变成和昏暗不明的路灯一样可以瞬间甩在身后的无用物。

他从不作计划,也从不妄言。不过后者有另外一个原因,他患了失语症,...

刚打开就看见了,真是太用心了!!爱你💙💚 @Rim

Rim:

文案来自 @米祝祝
空城记番外

*只贴了一小部分。

06

敲击声停止的瞬间,好像心被抽成了真空,王源下意识按了电梯,明知道里面已经没人却还要亲眼验证才相信。空荡的轿厢和旁边正在爬升的数字,王源眼睁睁地看电梯关门,就此阻断了最后的退路,借楼梯徒步上到天台。

为了引凶手上钩两人把地点选在王俊凯所在的居民楼。他们知道凶手对这里的构造十分熟悉,如若设计陷阱反而会引其戒备,所以王源只随身带了一把水果刀。从天台向下看,高楼房间稀疏地亮着灯,街上不多的行人被尽数隐藏于黑暗之中。寂静无声,王源摸了摸匕首。如果按照凶手的速度这时候应该到了。王源是从不怀疑自己的听力的,可是这次他却未捕捉到一丝声响。

王源回头看,发现凶手倚着天台入口玩味...

So It Goes. 05

*深夜讲故事系列。

05

这件事的影响力让人害怕,王俊凯回到座位的轨迹像是一道分水岭,曾经虽不算亲密无间但也称得上相敬如宾的同学窃窃私语,脑袋凑在一起默契地偏离自己的方向,可是王俊凯不是别人,这场非正常嫁祸更让他不是别人。他朝离自己最近的侧目而视的男生笑了一下,然后走回自己的位置坐好。

课桌,水性笔,写到一半的习题,这只是模糊未来的一个普通课间。现在唯一不同的是,王俊凯找到了同类,那个可以理解并且和他一起承受命运玩弄的闪闪发亮的王源,在五味杂陈的眼光里,王俊凯盯着王源的笑容,玩味着他的语气,和“今天晚上我们一起打篮球吧”一样轻松,王源说,“我发现我不是凡人诶。”

王俊凯还记得第一次见王...

So It Goes. 04

*持续烧脑,先更一发。

04

信心如溃穴般坍塌,王俊凯才发觉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事,既然王源看见的杀手是他,那么指纹自然也是他的。王俊凯恨忿至极咬紧了牙根,再多的辩解都无力只会再打碎最后的信任门槛,可是他不想就此认输。虽然证据昭昭,但王源那里还握着记忆这张王牌。既然王源看见杀手犯案后逃跑就一定会留下证据,

“老师,你们看过监控录像了没有?”

老师的语气中夹杂着无奈,“俊凯,那上面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你觉得还有看监控录像的必要吗?”

王俊凯看到了仅存的一丝希望,“老师,还是看看吧,我想证明自己的清白。”

根据尸检报告被害人死亡时间大概是晚上9点到11点,从一楼到四楼楼梯处的监控录像同步...

So It Goes. 03

*岛震先更一发,明天再双更。

两人跑出教学楼,王源坐在花坛边喘着粗气,王俊凯扶着膝盖站在他旁边仍心有余悸,“刚才那个保安叔叔不会把我们两个当成杀人犯吧?”

“怎么可能?我们又没碰过尸体,不会有事的。”

“可是刚才我们那副样子让人不怀疑都难啊。”

说话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王源掏出手机,是妈妈的电话,王源才发觉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谁料却被王俊凯抢了先接通,

“阿姨您好,我是王源的同学,今天学校布置了任务可能要熬夜做,王源想让我替他给您请个假。”

因为平时王源就没让人操心过所以王妈就爽快地答应了,撂下电话王源埋怨道,“王俊凯你干嘛?为什么私自为我做决定?”

话音未落粗重的呼吸袭上脖颈,...

空城记番外

新年快乐。

世界上最令人心安之事莫过于劫后重生,所爱和所寄皆安然无恙。灵魂找到实体放胆在血液里衍生成长,视觉被真实世界的鲜活侵占折服。王俊凯看清眼前的人一股暖流涌上鼻腔,枕头用柔软承接热泪。回答在咽喉喑哑截断,然后爆破。

医生掖了掖他的被角安抚道,“你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王俊凯已然庆幸自己努力过的种种并没有随空间剥落化为虚空,又再一次因为一个好字感恩上天不绝好生之德。胸中五味杂陈,王俊凯抓住了王源的手腕,呼吸机的热气像一朵不会枯萎的花。王源凑过来听,拼接尚不成熟的字节,

“我错怪杨琳了。”

王俊凯后悔了,为自己曾经的过分坚持,怕王源听不清又重复了一遍,“杨琳 ,我没救回来。...

So It Goes. 02

*看来这是个恐怖故事,大家就当睡前故事看

现如今年轻人的戒备心真是让人感到无聊,又是这么轻易就得手了,王俊凯用女生的衬衫擦干刀上的血迹时如是想,“不过似乎我的小朋友洁癖还挺重的,这次就让他舒服一点吧。”可是终究要留下点证据,要不然就不必如此煞费苦心了,王俊凯摘下口罩,在濒死之人渐乎涣散的瞳孔间倒映一张尚且年幼的脸,意料之内的惊诧目光,王俊凯挑起女孩的下巴,“看清了吗?”然后一把推开,连带着已经溢出下过晚自习教室的血腥味。
王俊凯检查一下除了这张脸自己并没有沾染任何罪证之后准备离开,灵敏的听觉却捕捉到一丝异响,
“谁?”
门外闪过一个人影,像猫一样灵巧的四爪,他立马追了出去,像头发缠住手指,他绝不会...

So It Goes. 01

*杀手凯×目击证人源
*文笔为负,预计不长。

金属碰击的声音,原本就不宽敞的空间更显逼仄,王源刚想喊就被男孩捂住了嘴。

“你不叫我就放你说话。”男孩似乎也有些于心不忍,待对方点头之后就拿下了手。

“刚才的事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否则,”男孩皱了皱眉却没了下文。

“否则什么?”

“嗯?”男孩没想到对方竟然追问,而且是带着有恃无恐的反问语气,显然他低估了对方。

“你会杀我灭口?”一抹浅笑,“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

“为什么?”地面大量的血迹,虽然没有匕首但仍可一瞥凶杀现场的残忍程度,凭谁都会先怕后恐,此人却有心力揣度自己的心理,倒让他起了兴趣。

“虽然我一无所知,但我想你应...

啊啊啊啊天啊,谢谢北北小天使 @北屿青焰 ,字好好看,很洒脱,我超喜欢!!!
长风一定会更下去的, @未 忙的时候我更!嘻嘻~

北屿青焰:

♡♡

@未  @米祝祝

So It Goes 00

杀手凯×目击证人源
依旧是一个以我做的梦为原型的中篇。(发现我的梦每个都能拿出来写文,感谢自己。)
照例先放一下小楔子。

00

王源发誓自己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声音,在洗手间,最靠里面的一间。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些事情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倒也可忽略,可是那声音中分明带着颤抖和恐慌。王源提上裤子,敲了敲门,“同学,你怎么了?”
没有声音。
王源从不质疑自己的听力,脑中瞬间闪现以前看过悬疑片中厕所场景发生的种种,又自嘲地笑了笑,怎么可能?
推门瞬间,一声嘶吼,“不要进来!”
可是还是迟了一步。王源惊异于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满手的鲜血,脸上的泪痕,可相貌分明还是少不经事的模样。
“你这是?”
身后的门被锁上了。...

空城记整理上传

禁转载改编,谢理解。

空城记 31(完结章)


王源多希望自己的眼泪能软化这个世界的尖刺和那些裹挟着敌意的目光,能给自己和王俊凯哪怕一小会的喘息。

可是对手已经鸣金收兵,不愿恋战。

“辩护律师我善意提醒,因为你的假证行为,你接下来的任何陈述将无法作为审判参考。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一个缺乏基本职业道德的律师的话吗?”

王源看了一眼王俊凯,坐在旁边的这个男人从这个角度看其实并没有那么强大对不对?他只是一个平凡的男孩子,又何错之有?

王源放下手中几个夜晚不眠不休的努力,走下辩护席,来到评审中间。

“首先我感谢大家愿意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来听我说接下来的这一番话。不过检察官你说错了一句话,我并不是律师。”

此言一出,评审席一片哗然。有人提出怎...

長风不过(四)

/凯源/伪父子/年下/联文

一横一竖一笔一划到底有多大的魔力能让眼前刚及垂髫之年的小孩露出如此认真的表情,一双眼睛仿佛盛得下整个宇宙,盛得下所有未来的顺逸和波折。小小的手掌拿笔还不稳,却偏要连顿笔的力度都要效仿得有模有样。王源看着王俊凯因为横写得不直而气恼咬紧了嘴唇,用胳膊把小孩围在胸前,包住他的手,
“写字可是要慢慢练习的,不能急于求成知道吗?”
“什么叫急于求成?”小孩虽然不懂个中含义却还是下意识地点头。
“就是你特别想做成一件事也要一点一点的做,不能希望一天就做好。”
“可是爸爸写得就很好看,我也想写得一样好看。”
“那就要多练习知道吗?爸爸考考你,这个字怎么读?”今天教的是学写自己的名字。
“王...

長风不过(二)

/凯源/伪父子/年下/排雷/联文/

02

有时,其实不由自主也是一种由来已久。王源在看小孩还那么纤瘦的身骨被对他来说过于空旷的大床对比得更鲜明的时候这样想,在小孩扭着头盯着窗外仅剩一株的樱花树的时候这样想。自己并不是对他来说合适的依靠。人生最无可奈何的就是变数太多不是吗?可是自己的确没顾得上权衡这诸多变数中更有利的选择,在对上那双睫毛上还没来得及拭去灰尘的眼睛的一刻,王源就决定带他离开那里。就好像,被王俊凯选择。
还肉乎乎的小手上注射针头的紫色标记有点扎眼,虽然这只是把加在自己身上的伤害分了千分之一给他但还是让王源心里难受。
消炎药水一滴一滴地下落,王源觉得有点快,拨了拨小轮子调慢一点。
“冷吗...

長风不过

伪父子  年下
和我洋 @阿未 的联文。

本来只想写一个安静发糖的小甜文,没想到两个女人凑一起脑洞就日天日地😏

惯例先放小序😉

王俊凯说,你在我的心上种了一颗毒草,根脉盘踞生长,封住血液的所有入口,呼吸间全都是茎藤的香气。但如果有一天我有幸跳出你温柔的豢养,我不知道我会不会长枪倒戈,一去不回。所以,你一定不要给我这个机会。

啊啊啊,谢谢子琪小天使,字超级好看的!!!我会努力填坑❤❤❤ @Fancy

12
©米祝祝 | Powered by LOFTER